橙子

至亲至爱,小番外,欢脱向,不定期更新

前文就是至亲至爱http://chengzi872.lofter.com/post/1e52d21d_119d4c81啦~可以去我作品里面找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我们在一起了,听到百里兄弟这莫名其妙的宣言时,花木兰楞了好几秒,铠举手表示自己只想吃饭没空听这兄弟俩又家暴又和好。

苏烈倒是恍然大悟般,哦了一声,问,是宣布恋情了吗?恭喜恭喜啊。

花队一记刀眼,吐槽其脑洞大开时,向来沉稳冷静的守约的一句,是的。一下子冲刷了花木兰的三观,不过当然不是指对此事意外,而是。

我身为一个女人居然都没看出来,苏烈你是怎么做到的?!苏烈反而有些无奈,他们都这么明显了,看不出来才奇怪吧。First blood

啊哈哈哈是吗,明明是苏烈你比较细致,我只是不太细分,这俩兄弟明明一直是一个相处模式,你看看,铠不是也和我一样吗~

这个到没有,因为吃肉我和玄策打了20多次,因为守约和玄策打了200多次了,倒也不是怕他,就是不想天天这么惊心动魄,天晓得这兔崽子对我有什么见地,守约对我笑也要找我算账。兄控到这种地步,守约怕是嫁不出去了,哎?我为什么要说嫁…Double kill

花木兰表示,她可能需要散散心,身为长城小队的首领,队员之间这么大的事情居然最后一个才发觉。

守约已经很无奈队友们的神反应,但还是体贴的安慰沮丧的花队,木兰姐你本来就不是正常的女生,对这种事情不怎么敏感也能理解。Triple kill

不过明明撞见我和哥哥不可描述次数最多的人是队长,神经大条到这种地步也太厉害了。Quadre kill。玄策!守约脸红地咳了一声

我们还是吃饭吧!哈哈哈,恭喜恭喜。你们可是我们长城小队的第一对啊,好好!一定要庆祝!

第一对不是您和师傅吗?

哈哈我还以为木兰你只是忘了说。

原来队长你是想隐瞒啊,那还是得多和你们家那位学学。

你..你们都知道了?目光关切且宛若看智障。penta kill

 今天的长城也很和平。

 


【策约】至亲至爱,R18,日常,原著向,全文

还会有后续~毕竟知识那么多,车不能停。 (被贫了我也很没辙,看链接哈、评论里面上车,谢谢大家)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砰。

杂草中的影子应声倒下,百里守约撑起久伏在沙土中的身体,轻吁了一口气。今天的任务也完美完成了,轻轻抹了一下脸上的尘土,日落中的城墙暗含着不容侵犯的苍凉。

隼,大漠中的鹰盘旋着落在肩头,百里守约目光柔和了起来。

“怎么、不是说好了这次我要出来几天?木兰姐突然叫我回去,有什么急事吗?”

莫非是伙食不满意了?轻笑了一声,百里守约转瞬眺望向西南的边漠,“看来只能下次来这边寻了。隼,我们回去吧。”

似乎是有什么在催着自己,百里守约只花了一夜脚程就赶了回来。帐篷外的木兰姐似乎正在和谁聊天,“哟,守约你回来了,看看我带回了谁!”

后面木兰姐说了什么百里守约没有听见,眼里只剩下她身后的少年。

他愣愣地站在原地,喉间仿佛卡住了什么音节,“玄...”少年飞扑了上来,守约一个没站稳,摔倒在了地上。

清晨的阳光洒在少年耀眼的红发上,张扬的红眸闪着泪光,带着笑意,嘴角轻咧,露出了记忆里的虎牙,“哥哥!”

百里守约感觉脸上一下就湿了,明明这么多年在外,数不清受了多少劫难,也从未动容,“玄...玄策,是你吗?对不...起,对不起...”守约分不清自己是在笑还是在哭。泪水糊了视线,又舍不得看不清弟弟的脸,还没伸出手,就被玄策乖巧地擦掉。

“玄策,我...”百里守约通红着眼眶,有着千言万语想对眼前的人说,此刻言语却如此枯竭。

“呀,哥哥真是的,哭成这样我还怎么抱怨你啊~”玄策微微眯了双眼,真的是,哥哥让人心疼的过分,明明还想好好欺负一下的。

“是哥..哥不好,不应该失约的,玄策、你...你过得好吗?有没有受苦?哥哥不好...”呜咽着望着面前的人,守约激动地有些喘不过气。

“嘘。”微凉的手指抵上了唇,玄策似乎想说什么,守约安静了下来,伸手抚上了玄策的脸,温温的,软软的,不是做梦,真的是太好了。

“我已经原谅哥哥了。”百里玄策亲昵地蹭了蹭哥哥的手,“我痛恨过哥哥的失约,可是远不及日以继夜的思念,哥哥,我真的好想你~”

无需多言,彼此收紧了拥抱,血脉相连,至亲之血。

咳咳、木兰姐表示,这对兄弟有点过于耀眼了。

铠非常的开心,确切的说整个长城小队都非常的开心,伙食的质量本就羡煞其他分队,在玄策到来之后,简直升级到了国宴。

“呀~哥哥你又做那么麻烦的菜式呀~太辛苦了~”

任务归来的百里玄策,第一时间冲进了厨房,果不其然,百里守约又在忙上忙下,明明他也刚结束一天的任务。

不过,好香。“今天吃什么?哥哥~”

“今天有炖牛肉哦。”守约眼中掩饰不住的温柔,心情好的尾巴都轻轻摇了起来。“这么多年你一直都没怎么好好吃饭,营养可千万不能跟不上。”

“哥哥~你可不要把我养挑了。”玄策抖了抖毛绒绒的耳朵,把下巴扣在哥哥肩窝。“这样我会舍不得离开你的~”

“放心,哥哥一直会在你身边。”玄策似乎干扰到了做菜,守约特意避开了沸腾的煮锅,生怕玄策被溅到。

小疯子貌似没意识到自己给哥哥带来了困扰,变本加厉直接跳上哥哥的腰,紧紧盘住。“呀呀~哥哥你对我太好了~”

“等、等、玄策,放手,锅要倒了!”

淡淡喝了口茶,花木兰表示,最近的视力要急速下降了。

有时候总觉得自己是在做梦,心心念念这么久的人,就这么真真切切在身边躺着。

窗外的月光柔柔的洒进来,照在百里玄策熟睡的脸上,百里守约一个没忍住,轻轻抚了上去。

玄策真的回来了。心里轻轻叹道,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扬。

指尖划过脸颊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居然也长成了大人模样,小时候的奶肥都褪去了,岁月在百里玄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,越来越有棱角。

轻轻刮过玄策挺直的鼻梁,好像越来越帅了呢,以后会不会招很多小姑娘们喜欢呢?

不小心摸到了右眼下的疤,不由心头一紧,是我与你分开的时候留下的吗?一定很疼吧。是哥哥不好,没有在你身边保护你。哥哥保证,余生定会护你周全。

“哥哥,摸够了吗?”

!玄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,此刻正睁着一只眼睛,一脸戏虐地看着自己。百里守约顿时有些脸红,心虚地撤回手,“打扰你睡觉了,玄策、对不起。”

“啊啊~被哥哥弄的有些睡不着觉了怎么办?”百里玄策似乎不想就这么放过哥哥。

“是饿了吗?要不要哥哥给你做夜宵?”百里守约有些内疚也有些担忧,说罢便要起身。

玄策一个翻身压住哥哥,“是有点饿,光靠哥哥做饭可缓解不了~”守约无奈的摸摸玄策的头,料定了他又要胡闹。

“好啦~别闹了,明天早上时候任务,可不能熬夜啊。玄策,乖。”守约温柔的眸子映着月光仿佛化成一滩水,看得百里玄策不由喉结滚动了一下。

“哥哥,真的是~总是犯规的过分。”少年的埋怨带着重重的撒娇,似乎不满意哥哥的反应和木讷,玄策直接倾身向下,在哥哥嘴角落下一吻。

“玄策、你?”百里守约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玄策的亲昵有哪里不太对劲,随即轻笑一声,只当是小孩子不懂事。“傻孩子,亲吻只能留给自己喜欢的人哦。”

“我喜欢哥哥。”“嗯、我也喜欢玄策。”“不,是恋人的喜欢。”

百里守约似乎有些呆滞,大脑飞速的运转应该怎么理解弟弟的言语,和自己一直以来的教育是不是哪里养歪了弟弟。

“玄策,你还小,可能会有些分不清爱情和亲情。”

“哥哥...”百里玄策把头埋在守约胸前,用尽全力般抵着,带着哭腔喊了声。“大笨蛋!”

“玄...”百里守约刚想轻拂弟弟的头发,玄策就翻下身,背对着哥哥,闷闷地说了声。“哥哥,晚安。”

两人。一夜无眠。



自从百里玄策吐露了心声,表示哥哥有不一样的感情。两人均是很苦恼。

百里守约,怀揣着内疚,对于弟弟萌生的特别情愫,总觉得是自己责任,认为玄策需要更好的教育与引导。

百里玄策,苦于哥哥一直避开他的情感,总是看待青少年问题般的关切他,深情被视作儿戏,人世间最苦痛的,莫过于此。

心不在焉的下场就是,百里守约已经十发零中了,百里玄策甚至被自己的飞镰绊倒。

太丢脸了,花木兰认为。气的直接把这两人调到了北城墙,直言让两个人好好数星星反省。

“再这么吊儿郎当干脆做成兵马俑放城门口当门神吧!”临走前,木兰姐友善地提醒道。

寂静的大漠,只有偶尔传来的大雁声提醒着,时间并没有静止。两人有些相对无言,似乎都不知道该如何开口。

“玄策,你在高地巡逻,哥哥去城墙下吧。”终归是百里守约先出了声,自然地揽下了更为艰辛的任务。

“哥哥...”玄策皱着眉望着百里守约,后者却有意避开,嘱咐了一句要小心,便翻身跳下了城墙。

北城墙接壤着湿地与荆棘地,倭寇蛮夷难以从此处入侵,这里应该是边疆最安全的地段。

木兰姐虽然语气横点,但也是一片好心希望两人可以抛开压力,好好解开心结。

只是,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玄策那炽热的目光,玄策好像比自己想象中认真的多。

百里守约有些头疼的靠在墙上,不知道拿这个长歪的弟弟怎么办,一时竟没注意悄然而至的脚步声。

“谁!”狙击手的本能,子弹上膛,侧身后跳,电光闪石间。



哥哥!哥哥!百里玄策恨透了自己的迟钝,倘若刚才追着哥哥一起,就不会出现这种事情了!

方才一时赌气的玄策,缩在角落,在城墙上写了第一百遍哥哥。突然意识到哥哥已经下去很久了,不见动静,鼻子往哥哥离开的方向微微一嗅。

血腥味?多亏半混血的魔种天赋,加上长年捕猎般的修行,玄策对气味有着极强的辨识度,心中不由警铃大响。

翻身下墙,不在,哥哥不见了。十年前的绝望与痛苦一瞬间涌上大脑,血液仿佛降到了冰点,甚至开始喘不上气。

不行,要冷静,暂且扶住墙体站稳,玄策狠命地咬紧了唇,刺痛感带来些许清醒。还来得及,仔细感受一下哥哥的气味。

空气中哥哥的气味已经变得有些稀薄,应该没离开多久,周围都是沙土,远处是沼泽,一望无垠,这么短的时间,哥哥不可能会离开这里。敌人目标应该不是入侵长城,似乎无心恋战,悄无声息地就把哥哥带走了。

仔细辨别了一下,血的气味不是哥哥的,哥哥应该有短暂的交锋,没有听到枪响,以哥哥的反应能力,不可能察觉地那么慢,敌人一定是以什么特殊的方式瞬间接近,哥哥来不及反应,就被暗算了。

可是四周以平地为主,秋冬季节一片荒芜,这么良好的视野下,敌人是怎么快速接近哥哥还不被察觉的?瞳孔忽地缩紧,难道说...


蛮夷一族觊觎中原已久,却难以攻破长城,故使一计暗渡陈仓,偷偷修了一条地道,佯攻南城,吸引精英火力,暗中调遣大部队在北城待命,筹谋着一举冲破防线。

不巧蛮夷探子在勘测地形时,撞上了守卫军,可时机尚未成熟,便先发制人,避免打草惊蛇,直接将其掳下,带回营地。

一盆凉水从头浇下,百里守约甩了甩头,费力地睁开双眼,仔细的辨别自己的处境,这里....应该是敌军的扎营。

当时好像还没来得及扣动扳机,就昏倒了,使用了蒙汗药吗?真是卑鄙。

“说,北城墙的守卫军兵力如何?营地建在何处?”为首的蛮夷并没有给他过多思考时间,操着不太标准的通用语开始了审问。

“呵....就凭你们,不用妄想接近长城半步。”

“找死!”蛮夷恶狠狠抓着百里守约的头发,一甩手用力地撞在了柱子上。

“嗡---”守约脑中出现了一阵耳鸣,蒙汗药的后遗症,甚至导致一阵作呕昏厥。

“想装睡?”啪!一记长鞭狠狠抽在了守约的腹部。

“唔!”一阵闷哼,守约愣是没发出半点声响。“挺硬气的嘛!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”没有停顿,鞭子更为狠厉地落下,不出片刻,守约身上已经布满了伤痕,却始终咬着牙关,甚至带着一丝鄙夷的目光,仿佛居高临下般望着首领。就只有这点办法了吗。

蛮夷一时有些气急败坏,而随从似乎想到了什么法子,悄悄在首领耳边嘀咕了几句。

为首者微微颔首,不出片刻,一位一身巫装的奇怪女人来到了审讯室。守约有种不详的预感,这个女人的气场让自己不寒而栗。

“哦,就是这个俘虏?长得还真是好看呢。”狭长的狐眼微眯,女人上下打量了一番守约,“望大人事成能把他送给奴家呢,别可惜了这幅皮囊。”

“守卫军的人你也敢要?”蛮夷似乎有些不满。“大人放心,管他是何方神圣,也敌不过我的归心汤。”女人轻笑出声,从怀里掏出了什么。守约挣扎无果,被强按着灌下。

之后便是一阵眩晕恶心,守约试着将那些东西吐出来,却越来越难受,眼前一片白光,好像周围的景色变了?

这里不是守卫军扎营吗?队长她们来救我了?!耳鸣中,守约意识一下子飘远,一位粉发的女子蹲在他面前,声音悠扬而魅惑,仿佛在循循善诱:“不要怕,是我,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们吧。”守约极力的抗拒,却不受控地开始开口:“北墙易守难攻,故兵力不似南墙...”

话音未落,“唰”眼前的女人突然鲜血四溅,面目狰狞地倒在守约面前。

一道红色的闪电冲进营地,确切的说是一头红狼,瞬间便开始了一场疯狂而肆虐的屠杀,嬉笑,尖叫。眼前的这一切怪诞又瘆人,看着“伙伴”一一倒下,无力反抗的守约流着泪喊着住手。

“哥哥?你怎么了?”玄策一阵纳闷,刚才好不容易追踪到了这个地下巢穴,入眼便是哥哥遍体鳞伤的绑在椅子上,便什么都不知道了,只知道要把这些伤害到哥哥的蛮夷给碎尸万段。

待嗜血的狂热褪去,玄策才发现哥哥似乎有些不太对劲。“哥哥!”玄策又叫了一声,守约才慢慢安静下来,玄策解开了哥哥身上的绳索,轻轻抱起了他。“不要怕了哥哥,我们回家。”

守约在听到“哥哥”的呼唤时,就拉回了意识,浑浊的眼神渐渐清明,眼前的魔种慢慢与玄策重影。“玄策,真的是你吗?还是说幻觉吗?”

哥哥攥着自己衣领的手还在发抖,玄策眸中一紧,却转为一脸轻松戏弄。“啊啊~哥哥连玄策都认不出来了吗?飞镰都伤心了~太过分了~我不管,回去哥哥要给我吃肉。”

“呵、你个小狼崽到现在都没个正经。”话语是苛责,脸上却带着笑意,守约真的安心了下来,轻轻闭上眼睛,放松了僵硬已久的身体靠在弟弟的身上。

“笨蛋哥哥。”

转醒之时已经在自己的房间了,身上的伤口都被仔细包扎了。手边有点痒,低头望去,玄策正伏在床边,守约轻轻地唤了一声玄策。

“哥....哥哥?!你醒啦~!还好吗?”明明上一秒还迷迷糊糊,看到哥哥时却立马跳了起来,欢呼雀跃的样子像极了一只小奶狗,守约如水般的眸子盛满了温柔与宠溺。“玄策不用担心,哥哥没事了。大家呢?那群蛮夷可有捕获?不行,木兰姐她们不清楚细节情况,我要随去帮忙。”

玄策似乎有些不满,突然凑到守约的面前,捧着他的脸委屈道:“哥哥你已经高烧昏迷了三天三夜了,扁鹊神医来过,说你中的是西域迷药,成分古怪,先生已经用针祛去大半,说可能还有些副作用需要留守观察。”

太近的距离似乎让守约有些不太自在,明明以前从不会避讳的。轻咳了一声,“我明白了,那....北城可解决了?”“木兰姐已经率军直达,打了蛮夷一个措手不及,是一场大胜仗呢!哥哥不用担心~”玄策一遍手舞足蹈的描述那群蛮夷的蠢状,一遍偷瞄着哥哥,可恶哥哥怎么受伤了还那么好看。守约含着笑,玄策红着脸,窗外的木兰姐决定过段时间再来探望。

接下里的的一段时间,玄策扬言要好好照顾哥哥,逃了大大小小的任务,花木兰念其有功,加上兄弟二人此次确实不易,也便睁只眼闭只眼随他去了。

“大叔做的饭果然还是没有哥哥好吃啊~”玄策一边帮哥哥换着纱布,一边讲着营里发生的趣事。“哥哥你的伤也快好了呀~”

守约一反常态地没有搭话回应,心不在焉的嗯了句便唤玄策早点休息,翻身背对着他便没有说话了。https://weibo.com/u/5513992951(文明,富强,民主)

【策约】至亲至爱(上)R18 日常 脑洞 片段

最近看了好多文,感觉玄策都有点凶呐~哥哥那么温柔老是欺负他,看得好心疼😢
喜欢这对骨科,玄策这个小疯子看着乖张,其实也有自己的温柔啊~明明说着痛恨哥哥失约,但是很快就原谅哥哥了嘛~
完全是为了满足自己私欲的文~大概会片段加流水~
就是想看到撒娇深情欺硬怕软玄策+温柔溺爱拿你没办法守约,骨科年下的精髓不就是一边撒娇一边诱哄的上哥哥嘛~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砰。

杂草中的影子应声倒下,百里守约撑起久伏在沙土中的身体,轻吁了一口气。今天的任务也完美完成了,轻轻抹了一下脸上的尘土,日落中的城墙透出不容侵犯的苍凉。

隼,大漠中的鹰盘旋着落在肩头,百里守约目光柔和了起来。

“怎么、不是说好了这次我要出来几天?木兰姐突然叫我回去,有什么急事吗?”

莫非是伙食不满意了?轻笑了一声,百里守约转瞬眺望向西南的边漠,“看来只能下次来这边寻了。隼,我们回去吧。”

似乎是有什么在催着自己,百里守约只花了一夜脚程就赶了回来。帐篷外的木兰姐正在聊天,“哟,守约你回来了,看看我带回了谁!”

后面木兰姐说了什么百里守约没有听见,只看见她身后的少年。

他一瞬便呆了,喉间仿佛卡住了什么音节,“玄...”少年飞扑了上来,百里守约没站稳,摔倒在了地上。

清晨的阳光洒在少年耀眼的红发上,张扬的红眸闪着泪光,带着笑意,嘴角轻咧,露出了记忆里的虎牙,“哥哥!”

百里守约一下子就哭了,“玄...玄策,是你吗?对不...起,对不起...”守约分不清自己是在笑还是在哭。泪水糊了视线,舍不得看不清弟弟的脸,还没伸出手,就被玄策温柔地擦掉。

“玄策,我...”百里守约通红着眼眶,有着千言万语想对眼前的人说,却如此的词穷。

“呀,哥哥真是的,哭成这样我还怎么抱怨你啊~”微微眯了双眼,哥哥真的是让人心疼的过分。

“是哥..哥不好,不应该失约的,玄策、你...你过得好吗?有没有受苦?哥哥不好...”呜咽着望着面前的人,守约激动地有些喘不过气。

“嘘。”

“...?”玄策似乎想说什么,守约安静了下来,伸手抚上了玄策的脸,温温的,软软的,不是做梦,真的是太好了。

“我原谅哥哥。”百里玄策亲昵地蹭了蹭哥哥的手,“我痛恨过哥哥的失约,可是总是敌不过思念你的心,哥哥,我好想你~”

彼此收紧了拥抱,血脉相连的人,不需要多说一个字。

咳咳、木兰姐表示,这对兄弟有点过于耀眼了。



铠非常的开心,确切的说整个长城小队都非常的开心,伙食的质量本就羡煞其他分队,在玄策到来之后,简直升级到了御膳级别。

“呀~哥哥你又做那么麻烦的菜式呀~太辛苦了~”
任务归来的百里玄策,第一时间冲进了厨房,果不其然,百里守约又在忙上忙下,明明他也刚结束一天的任务。

不过,好香。“今天吃什么?哥哥~”

“今天有炖牛肉哦。”守约眼中掩饰不住的温柔,心情好的尾巴都轻轻摇了起来。“这么多年你一直都没怎么好好吃饭,营养可千万不能跟不上。”

“哥哥~你可不要把我养挑了。”玄策抖了抖毛绒绒的耳朵,把下巴扣在哥哥肩窝。“这样我会舍不得离开你的~”

“放心,只要哥哥在,就不会让你吃苦的。”玄策似乎干扰到了做菜,守约特意避开了沸腾的煮锅,生怕玄策被溅到。

小疯子貌似没意识到自己给哥哥带来了困扰,变本加厉直接跳上哥哥的腰,紧紧盘住。“呀呀~哥哥你对我太好了~”

“等、等、玄策,放手,锅要倒了!”

淡淡喝了口茶,花木兰表示,最近的视力要急速下降了。



有时候总觉得自己是在做梦,心心念念这么久的人,就这么真真切切在身边躺着。

窗外的月光柔柔的洒进来,照在百里玄策熟睡的脸上,百里守约一个没忍住,轻轻抚了上去。

是玄策啊。心里轻轻叹道,嘴角不受控制的上扬。

指尖划过脸颊。这么多年过去了,居然也长成了大人模样,小时候的奶肥都褪去了,岁月在百里玄策的脸上留下了痕迹,越来越有棱角。

轻轻刮过玄策挺直的鼻梁,好像越来越帅了呢,以后会不会招很多小姑娘们喜欢呢?

不小心摸到了右眼下的疤,不由心头一紧,是我与你分开的时候留下的吗?一定很疼吧。是哥哥不好,没有在你身边保护你。哥哥保证,余生定会护你周全。

“哥哥,摸够了吗?”

惊!玄策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了,此刻正睁着一只眼睛,一脸戏虐地看着自己。百里守约顿时有些脸红,心虚的撤回手,“打扰你睡觉了,玄策、对不起。”

“啊啊~被哥哥弄的有些睡不着觉了怎么办?”百里玄策似乎不想就这么放过哥哥。

“是饿了吗?要不要哥哥给你做夜宵?”百里守约似乎有些内疚也有些担忧,说罢便要起身。

玄策一个翻身压住哥哥,“是有点饿,光靠哥哥做饭可缓解不了~”守约无奈的摸摸玄策的头,料定了他又要胡闹。

“好啦~别闹了,明天早上时候任务,可不能熬夜啊。玄策,乖。”守约温柔的眸子映着月光仿佛化成一滩水,百里玄策不由喉结滚动了一下。

“哥哥,真的是~总是犯规的过分。”少年的埋怨带着重重的撒娇,似乎不满意哥哥的反应和木讷,玄策直接倾身向下,在哥哥嘴角落下一吻。

“玄策、你?”百里守约似乎没有反应过来玄策的亲昵有哪里不太对劲,随即轻笑一声,只当是小孩子不懂事。“傻孩子,亲吻只能留给自己喜欢的人哦。”

“我喜欢哥哥。”“嗯、我也喜欢玄策。”“不,是恋人的喜欢。”

百里守约似乎有些呆滞,大脑飞速的运转应该怎么理解弟弟的言语,和自己一直以来的教育是不是哪里养歪了弟弟。

“玄策,你还小,可能会有些分不清爱情和亲情。”

“哥哥...”百里玄策把头埋在守约胸前,用尽全力般抵着,带着哭腔喊了声。“大笨蛋!”

“玄...”百里守约刚想轻拂弟弟的头发,玄策就翻下身,背对着哥哥,闷闷地说了声。“哥哥,晚安。”

两人。一夜无眠。